有人说:“人与人之间的友谊,都是建立在信任之上的。而信任,正是人与生俱来就必备的一种道德观念。”照这样说,人人都有信任,那么人与人之间岂不是都可以产生友谊了?不是的。因为人还具备一种邪念(包括贪婪,爱财等等等等)。在同样的环境里,有些人可以保持信任,有些人却不行。这是因为人们的自制力不同。而我呢,就属于那种容易保持信任的人(经常是过度信任)。

那天,天气不错,阳光明媚,万里无云。难得这么一个好天气。

于是,我和林ZH约好中午来上课时,趁着课间去打篮球。

背着书包上楼梯时,我的脚突然不小心崴了一下。但是不是很痛,我也没怎么在意。

刚想着痛,我到了教室,放下书包。正准备拿着篮球下楼打时,我有意的看了一下窗外。

“啊,只剩下一个篮球筐了。我得抓紧了。”我自言自语道。

待我到楼下时,筐已经没了,我只好默默地站在一旁,盼望着有人早点走掉,我好去打一会儿篮球。

但事与愿违,今天他们打的好像特别起劲儿,一个个汗流浃背,但依然精神抖擞,一点儿没有要走的意思。

站着站着,我心中似乎产生了一股愧疚,对林ZH的愧疚。

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抢不到筐,可能是别人快人一步吧!

但是林ZH怎么还没来呢?我似乎一直没想到这个问题,我只是相信他一定会来的。

就这样,我怀抱着信心,充满了热情,就为了打一会儿篮球,抢个筐位(我似乎无视了林ZH,只是觉得他该来的时候就会来的)。

寒风萧萧,唤醒了我的意志,也逐渐冷却了我的热情。脚上的伤复发,更让我麻木不堪。

“他怎么还没来?”

我终于想起了这个问题。

“按理说他早就应该来了的呀?”

“难道我这脑袋不好使,看错人了?”

“他不应该迟到呀,而且迟了这么久。”

我对他深深的失望了……

拖着一条腿,我回到了教室,却发现他正聚精会神的与同学下着围棋。

我走到他旁边,正准备要与他好好谈谈,他就对我说话了:“班长好。”

我彻底的失望了,不短的交情,换来的却是如此的友谊。

我静静的坐在位置上,思索了好久好久……

我决定提高我的交友准则。

一事未了一事又来,林ZH的事还未彻底被埋没,另一件事又找上门来了。

我买了一套(四件套)科比的篮球手环,后来打篮球时带了一个被周C发现了。

这周C呀,也算不上是真好汉,开口就问我要。

我可不干,要知道,一套可要28呢,还不算运费,摊下来一个要8元多呢!这怎么可以随便给呢。

再说了,周C也不是十分要好的“铁哥们儿”,没关系,凭什么来要!

“凭好玩的。”

嗨!还真有好东西。周C果真藏了两手。

就这样,我们约定下午分别带上自己“宝贝”,一点十五分在一个秘密地点交头,商议具体事宜。

我带着一个最为蹩脚,最不顺眼的手环来到了秘密地点(具体在校门口右拐,靠墙边走,有条巷子,再一直走,总而言之,一路走到头就是了,这时,你就位于本校的厕所后面了)。

周C已经来了,看样子已等候多时,一副着急的模样,我抬起手看了看手表,才一点十一分呀,干嘛这样急躁呀?

只能体现出周C的诚意,反正只要不是我等他就行了。

周C看了看我的手环,表示拍板成交。

“急什么急呀,你的宝贝呢?”我说道。

“我的宝贝呀,要等明天才带来,今天我中午没回家,所以没带来。”

这个理由相对可信,所以我信了。

他很狡猾,还想骗我,“你的手环先给我呗!我的枪模明天保证带给你。”

“枪模,好羡慕啊。一个手环换一个枪模,值了。”

幸好我有了上次的经历,委婉的拒绝了他。

到了第二天,我俩再次见面,他依然双手空空。

我并没有责怪他,只是说:“明天记得带来呀!”

晚上做梦时,我梦到的还是我拿着一把枪模四处玩耍的情景。

第三天,他终于把枪带来了,我一看“哇塞!”,喷上的漆只是略微因碰触刮掉了几个小角,几乎还是新的。

我很高兴,立刻与他交换了。

他也很高兴,迅速带上手环,飞快的跑了。大概是炫耀去了。

我也很高兴,拿着枪模四处跑来跑去。

两天后,枪模不小心掉在了地上,裂成了两截。我这才发现,枪模满是502那浓浓的味道。

啊!我又受骗了。呵呵,我怎么老是被骗呢,难道我脸上天生就写着“傻鸟+弱智”吗?(哈哈,说着玩的,请不要当真。)

生活中应该不乏我这样的事例,希望人人都能遵守好自己的人生道徳价值,不要因为一点小事而使自己本来洁净的道德观念上多了一个污点。

声明:本站所有文章,如无特殊说明或标注,均为本站原创发布。任何个人或组织,在未征得本站同意时,禁止复制、盗用、采集、发布本站内容到任何网站、书籍等各类媒体平台。如若本站内容侵犯了原著者的合法权益,可联系我们进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