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的放学时间,比平时要早,可就是这么一个令人激动的下午,我却倒霉到了家。

石油家园里有很多减速带,它提醒人们减速慢行,注意来车。不过它提醒我的方式,实在独特。骑车经过石油家园,我远远地就看到了减速带,可能是一时糊涂,我骑车的速度不但丝毫没减,反而飞快地冲了过去。我仍然暗自得意自己没有被震起来,尽管后面的书包飞了老高。突然,我感觉链条轻了起来,不过我没管,继续向前骑。过了一会儿,我发现不对劲了,我光从那儿蹬,可车子不往前走。我下了车子,向后一看,好家伙!车子链条掉了,而且我的“书包带”卡进了后齿轮中,三股绳子已经被绞碎两股,塞满了齿轮的空隙,还有一股绳随风飘扬。这可怎么办呢?离家还有一公里,我总不能把车子搬回家吧。秋末,树上的叶子已经掉光,风冷嗖嗖的,我感觉自己直冒冷汗。

这时,一位对面走来的叔叔看出了我的难处,问我:“小朋友,车子坏了?”还没等我回答,叔叔已经蹲了下来,仔细查看车子的状况,并用手拽那些绳子。从叔叔笨拙的动作不难看出,他可能并不精通修车子,不一会儿,叔叔的额头上就沁出了不少汗珠,可我无从下手帮忙,虽然如此,但我心里没有那么害怕了。

齿轮冰冷且锋利,一个不小心,叔叔被齿轮划破了手指,一道殷红的鲜血顺着叔叔的手指滴落,可叔叔自己似乎并没有察觉。我赶紧拿出了一张纸巾,让叔叔擦擦血,叔叔却用手一抹,摇摇头说没事,继续低头清理链条。叔叔的手很粗大,可齿轮之间的缝隙又那么小,而且书包带卡的死死的,费半天功夫,才能拽出一小点儿。我感觉很不好意思,于是我对叔叔说:“叔叔,耽误您这么长时间,我自己弄吧。”叔叔看看我,微笑着却说:“你还小,弄不好,伤了手指,是很危险的。”看着叔叔和蔼的眼神,我感觉吹在脸上的风也不那么冷了,我不知从哪儿来的那么大力气,我帮叔叔把车子扶了起来,将近五十斤的车子,我扶了十多分钟。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各家的厨房里开始飘出饭菜的香味,我有些着急了。叔叔见我有些焦急担心,便把手机他递给我,让我给爸爸妈妈打个电话,并亲自解释了一番,让他们不要担心我。我不禁仔细地打量起叔叔的样子来:中等身材,慈祥的脸庞,略微花白的头发,色调单一的外套,掉了色的运动鞋——他平凡的样貌,朴实的外表,让我感觉心里特别踏实。又过了大约二十分钟,车子修好了,我连声谢谢都没有说完,叔叔就嘱咐我赶快回家去。

就在这时,爸爸赶到了,爸爸握着叔叔的手,再三表示感谢。叔叔连忙摆手,笑着说:“不用客气,家家都有孩子,孩子有了困难,举手之劳的帮助是应该的。”叔叔的话语很朴实,很真诚,但在我的心里播下了一颗爱的种子,我暗暗下决心,也要像叔叔一样做一个在他人需要时不求回报伸出援手的人。

这时,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风更凉了,望着叔叔高大而渐渐模糊的背影,我的眼窝湿润了,心也暖了。

声明:本站所有文章,如无特殊说明或标注,均为本站原创发布。任何个人或组织,在未征得本站同意时,禁止复制、盗用、采集、发布本站内容到任何网站、书籍等各类媒体平台。如若本站内容侵犯了原著者的合法权益,可联系我们进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