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你们肯定也有,明明不是故意的,别人却一定要把这件事情安到你头上,其实我也有过,可能,在不知不觉你说话的功夫就伤害了一个人,就是你的语言伤害了一个人,你好像是开玩笑的,但是别人心里觉得很难受。

又到了一个傍晚,在学校要晚读的日子,最近要准备筹备着期末考试,晚读基本上都在复习,气氛显得很压抑,没有往常的吊儿郎当,也没有了往日的拖拖延延,甚至读书声音也大了不少,好像到达了我之前心目中的画面。但我怎么看都觉得很奇怪,好像一个个跟学习机器似的,没有血,没有肉,反而显得有些恐怖,当时离考试还有三四天,然后我就对大家说:“安静一下。”顺手摆出安静的手势,他们立马安静下来了。

我又继续说:“你们嗯,看着有些,太过于沉闷,感觉一个个跟学习机器似的,一会儿心理上给自己太大压力,可就不好了,我给你们讲个故事,这故事比较搞笑,我认为,但后面我肯定还是会跟你们说一些要你们学习的话,你们听嘛?”他们异口同声的说:“听!”听故事,他们当然比谁都积极,但难免有几个人浑身的反骨,在心里嘟囔说不想听。我就说:“好,那就保持安静,我讲了这个故事,主人公和我们班的小刚有点像,嗯,不是脸长的很像,就是身高和天赋,还有性格,针对于这三个方面去觉得他们俩很像,但我们的主人公是小华哈。不要误会了!”

坐在讲台旁边的小刚鄙夷的看了我一眼,我没有管他那奇怪的眼神,停顿了会儿,对他们继续说:“他的原名是……华,这件事情关于他还算是比较叛逆的一个事情,他是从五年级开始变得叛逆的,五年级的时候,他还好没有被太多人影响,只不过偶尔会借钱什么的,但是到六年级,他就越来越变得叛逆很多,我和他有一种奇怪的缘分,就是一到六年级,一直都是一个班,甚至到五年级分班了,他也和我一个班,八个班呢,咱们都分到一个班,真的是太离谱。”

我又继续说:“先跟你们讲一个他别的故事,就有一天早上他来的时候浑身湿答答的,头发也湿了,然后呢,我们班上有些同学就问他:‘你书包呢?’他就说掉河里去了,原来是他早上骑自行车,他还没有到,可以骑自行车的年龄,他就已经在骑自行车了,你说他是不是很叛逆?事情经过是这样的,他早上骑自行车的时候,旁边有辆大货车正在靠边,然后他旁边又有一条沟,准确来说是一条河,不宽,但是呢,比较长,然后呢,大货车往他这边靠,他没办法啊,不想被车撞嘛,然后呢,一个没刹住,然后呢,自行车连人带书包的掉进了沟里,他自行车也湿了,他书包被水冲走了,后面他的书也没有挽救回来,只好重新把那之前写的作业都补了。”

听完同学们顿时哄堂大笑,一个个就开始议论纷纷,这说一句那说一句的,我又说道:“好啦,别议论了,听我继续说,他后面的事情就越来越糟糕了,中午吃饭的时候,他坐在我对面,听他和旁边的人小声说:‘学校的饭菜太难吃了,我一会点个外卖,你吃不吃?’只见旁边那个人隐隐约约的点了个头,这不就很明显吗,他带手机了呗,但是也没准是用手表点,但是中午去上厕所的时候,我看见他在门口拿外卖了,我本来是想去告老师的,但是呢,我没证据嘛,就我一个人看到了,又有谁信?然后他再反驳几句,所以老师到底该相信谁呀?我就只好先把这事放一放了,等下次抓到了,拉个人一起听。”

又有几个人在嘀咕了:我操,这么勇的吗?敢带手机来学校,还点外卖耶!我没有理会,继续笑盈盈的说:“可没想到他后面就出事儿了,那天校长都来了,他母亲也来了,就有一次上数学课,他突然被叫出去,然后呢嗯,校长就让他签协议了,因为他在学校和一群混混,抽电子烟,然后被一个学生发现举报了,听说他不仅点外卖带手机,而且还找别人借钱,请别人吃饭,算不算个大冤种?借钱请别人吃饭,而且他还谈恋爱,但对象我不知道哈,我是怎么知道呢?就是呢,我去办公室拿作业的时候,看到一群老师都在劝他,可是他一直抬着个头都不听,后面我都看到他母亲跪下来了,我回去教室的时候哦,上课的时候我没事干,然后我就往窗外一望,看到远处的他,还有他母亲,跪在他面前,求他好好读书。”

同学们一时大为震惊,一个个都露出了诧异的眼光,有些不敢相信这是事实,我继续说:“然后下课的时候我去办公室,看到了,校长,你们知道吧?当时那个场面老震撼了,校长手里拿着两份协议,然后让他签一份,而且必须得要孩子自己选择的,一份是退学协议,另一份则是反思协议,然后我看到他毅然决然,从校长手中夺过了笔,然后签下了退学协议。”当时他们一个个都震惊了,没想到会是一个这样的结果。

然后我又说了一些话:“所以啊,我就是想建议一下你们,不要学他,他就是太冲动了,我和他当了这么久,同学也是蛮,了解他的,要不然这同学不得白当了,他这人性子比较急,希望你们绝对不要学她,他真的是个反面教材了,尤其是小刚,说实话,我来到这个学校听班上同学聊过好多关于你的事了,我感觉你和她比较像,哪一点像呢?具体上不是样貌,而是你们的天赋,你们天赋都是特别令人垂涎欲滴的,就是每个人都奢望不来的,就是希望你都珍惜一下,再一者说就是你们的性格,他的性格是比较大大咧咧,而且特别搞笑的一个人,妥妥搞笑男嘛,你可能性子就偏冷一点。好啦,可以开始晚读啦!听了这么会儿故事啊,也该开始晚读了吧?别心情又压抑了啊!”

他们听完故事,一个个精神好多了,后面一个和我是死对头的人,突然叫我:“学委,我感觉你有点过分了,你好像在拿小刚开玩笑,当着那么多人面说他,让别人多没面子。”当时我心里听着就来气:给你们讲个故事嘞,还不乐意了,我看你就是那个浑身反骨的人。我当时立马就表现出很不乐意听他这话的意思:“我不是都说了吗?主人公是小华呀,我只是觉得他们俩很像,像和相同是两个意思吗?拜托诶,你可是语文课代表,这两个词语的意思完全不相同的好吧。”他又接着说:“可是你也太过分了。”

我之后就没再听他说了,我也没有当着全班同学的面跟小刚道歉,我就慢慢的走到她面前,然后身子慢慢弯下去对他说:“那个小刚啊,刚刚不好意思拿你开玩笑了,但是呢,我主要的意思不是拿你开玩笑,就是希望你不要像他一样,我其实挺后悔没有劝一劝他的,不过呢,小宏应该是你知心朋友吧,多在乎你的感受,刚刚就是他跟我说,觉得我拿你开玩笑了的。”后面我感觉我的情绪绷不住了,就没有再说什么,转身离开了。

我一个人拿着英语书站在外面,我出来之前把门都关紧,他们在里面大声的朗读,而我则一个人在外面偷偷的哭泣,我的眼泪一滴一滴的往下砸,眼眶不知过了多久红了,心里一直在想:是你错了吧?不应该拿别人开玩笑的,都是你的错,你就不应该讲那个故事的!是不是不讲那个故事就没有后来的事了?你拿别人开玩笑,就是你的不对,你有什么资格在这哭?好吧,我的确没资格……我眼睛红彤彤的,我的衣袖不知何时已经被眼泪打湿,我慢慢的擦干眼泪,再在外面站了一会儿,然后慢慢的推开门,又慢慢的走进去,刚刚好不容易平复的情绪,然后被小琪的递过来的一张纸巾,又一次打破了我心里的防线,他当时问我:“学委,你怎么了?”我当时几乎要用颤抖的声音回她:“没什么事。”我接过纸巾擦了擦眼泪,又抬头望向天花板,将快要溢出来的眼泪硬生生憋了回去。

后面小宏跟我道歉了:“如果我的话,让你感到难受了,那我收回我刚才说的话。”这句话听起来没有一点意义,说了好像跟没说一样,心情也是怎么都好不起来,直到回到家后,心情才舒缓了好多,后面也再没给他们讲过故事,可能是因为没有心情,或许是不愿再讲。

旧事不重提,过往不再提,未来其实我一直都很憧憬,但是我却总忘不掉过去,希望未来的我能把这些过去忘掉,我不想在未来那样美好的日子里还有这些悲堪的过去。如果没有讲那个故事,但可惜又没如果。

版权作品,未经《》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声明:本站所有文章,如无特殊说明或标注,均为本站原创发布。任何个人或组织,在未征得本站同意时,禁止复制、盗用、采集、发布本站内容到任何网站、书籍等各类媒体平台。如若本站内容侵犯了原著者的合法权益,可联系我们进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