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外,天上的火烧云又在飘,残阳余晖斜照在几朵云上,似乎映照出什么,似鲸,似鲲,似鹏。

我抬头望天,初升的太阳把一束阳光打在一个刚经过夜晚洗礼的云朵上。整个上午,小小的学校上空被一块块金灿灿的云海笼罩着,“日照龙鳞万点金”,大概说的就是这种光景吧。大约云海要飘到眺望不见的地方时,操场上开始有教师如同蚂蚁归巢般一个一个向食堂走去了。如果下点小雨就更有情趣了,白云倒映在一个个小水洼中,老师年迈的步子踏在水洼上,好像踏在白云之上。一方校园,普通之景却浓缩了大部分大好山河所蕴含的趣味,但可惜无人能于忙中观赏,苏轼“但少闲人如吾两人者耳”的深意,多少能体会到一点了。

这面小窗不算大,却依稀有一片广袤的天空可见,不多的几栋老房与教学楼点缀了这片窗外。

等到云层尽散,变成几团聚集在天边时,那差不多是在午后了,偶尔扫去几眼,仍能发现更惊艳的美景——几撮云高耸立起其他云如布帛,包裹在山丘周围,阳光似追光灯锁定了云山。经过光的色散,云海呈七色,而云山却是洁白如玉。遥望而去,确乎是一坐乞力马扎罗山,令人神往。地上,正是午休时间,仅有几个老大爷在操场上搬着大黑箱子,头高高昂起,大概是工作告一段落的喜悦吧。

不管是天上云朵的出尘,还是地上人们的平凡;不管是早晨阳光的灿烂,还是午后彩云的辉煌。这些都纳入了一面小窗中。春夏秋冬,不同的色调在轮番上演,始终不变的是我那颗心以及那面窗。在这节奏愈来愈快的社会中,望向窗外,已成为一种奢望,但即便如此我们也依旧要把目光投向了无尽的苍穹。人生在世,难免有遗憾,既然不能改变,那便看看窗外,看看那夕阳下的火云。

我站在窗前,四顾眺望,忽然发现一轮血红的夕阳,透过一株株青松,透过门窗,透过人群,映照在我的眼中和我的身边。

版权作品,未经《》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声明:本站所有文章,如无特殊说明或标注,均为本站原创发布。任何个人或组织,在未征得本站同意时,禁止复制、盗用、采集、发布本站内容到任何网站、书籍等各类媒体平台。如若本站内容侵犯了原著者的合法权益,可联系我们进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