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庆节,我回到了乡下老家——张溪六联。

这是一个背靠群山,前面开阔秀丽的村庄。今年以来,每次我一回去,最想去也最喜欢去做的一件事就是去村前的圩坝上漫步。

这不,吃过晚饭,爷爷奶奶妈妈又提议一起去坝上散步。圩坝很近,来到村口,穿过一条马路就是了。站在圩坝上,放眼望去,左边是一大片金灿灿的稻田,一条清澈的似白练的大河,一湾有着各种形状卵石的沙滩,一块绿得像地毯一样的草地,它们在夕阳的余晖下镀上了一层金黄色的光晕,美极了。向右看,一圃圃五颜六色美得像花儿一样的菜园,一片高大而笔直的白杨树林。在傍晚的微风中,菜宝宝和树儿们摇摆着自己的身体,似乎在相互诉说着什么。树林的深处若隐若现的是红瓦白墙的房屋,高高矮矮。我踏着轻快的步伐,情不自禁地哼起了“走在乡间的小璐上,暮归的老牛是我的同伴……”

走了一段路,我仔细打量起圩坝来。这是一条宽约米,高程米,长约.千米,身穿白色衣服的水泥堤坝。它就像一条长龙一样,弯弯曲曲伸向远方。圩坝的两边是排列整齐,间距均匀,有齐人腰高的黑黄相间的石头桩,它们就似一个个士兵一样日夜坚守在这里,保护着来来往往的人们。

坝上人来人往,有散步的,有跑步的,有遛狗的……哇!前面好热闹,去看看!原来是村里的大婶儿和奶奶们在玩“老鹰抓小鸡”的游戏。只见一位0来岁的穿着红衣服黑裤子的奶奶,她戒备地伸开双臂,随时保护着她后面的“小鸡”们。一位0多岁当“老鹰”的大妈,随着“老鹰”不停换着方向攻击。“母鸡”身后的“小鸡”们,一会儿向右,一会儿向左,有的“小鸡”反应不过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哈哈哈……”小鸡们笑作一团,滚作一团。咦?那不是隔壁快0岁的繁繁奶奶吗?再看看其他“小鸡”们,她们年龄都0岁朝上,但此时的她们,似乎像一个个小学生,麻利地站起来,顾不上拍拍身上的尘土,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游戏。站在旁边观看的还有吴爷爷、张奶奶……大家都开怀地笑着、跳着,多么美的一幅“黄昏嬉戏图”啊!

有这么宽又这么长的圩坝真是太好了。不过我告诉你,以前的圩坝可不是这样的哦!印象中的圩坝是晴天尘土飞扬,雨天坑坑洼洼,除了很必要,一般很少有人走。有时爷爷用电瓶车带奶奶去河里洗衣服,坐在车上,就像在跳弹簧舞,屁股都要颠坏。雨天,若是电瓶车去走一趟,那必是一车轮子的泥浆了,看着让人心疼!

我们再往前走,爷爷说:“涵涵,这个圩坝好吧?村里的有些年轻人天天早上来跑步,经圩坝绕张溪街,一圈下来十来里路,都不觉得累。这里空气清新,景色优美,锻炼身体的人可多了!汽车也可以从坝上过,两辆车并排来回不在话下。有时街上车太多,这里还可以缓解一下车流!”

“是的,终于找到了一个饭后可以消食运动的好去处。”我大声应着。

“你们真是太幸运了,这可是才重新加宽加固修好的,政府花了大力气。”爷爷接着说。

“——年,连续四年,年年发大水,回想起那个年代,真是后怕。那时河道窄,圩坝低又窄,一到汛期,连续下个两三个小时大雨,就会发大水。洪水上升超过圩坝,冲向里面的村庄,鸡啊、猪啊,到处乱飞乱跑。有一次发大水,家里养的十几只鸡被一个蚕匾倒下来压住了,死了好几只。猪也没地方躲,纷纷游向圩坝,才免遭一死。坝里面的房子也一层在水里,大家只能躲在楼上,有时家里都没法待了,只能等水退一点在圩坝上用稻草搭个小棚子,一家人躲在里面将就住着,没有吃的喝的,经常饿,还有虫子和蛇来骚扰……”爷爷哽咽地说着。

“这么惨啊!”我震撼地说。

“后来经过政府的加高加宽,年的大洪水,塔里圩和东湖圩都破了,顿时房子泡在一片水海中,道路中断,交通瘫痪,惨不忍睹。独独我们这里的坝没破,守住了坝内村庄,不过已经到了我们新家的门口。去年政府再一次对坝再加高,加宽,加固,才有了今天你看到的样子!”

“谁叫我们碰上了好时代?”我自豪地说。

“这真的是要感谢我们的党和政府,想着人民,为人民的生命、财产,重修、加宽加高,修建了这么固若金汤的圩坝!”爷爷动容地说。

天要黑了,我们往回走。我深情地回望着,觉得眼前的圩坝是守护我们百姓家园的长城,有了它,人们可以安心的幸福着,快乐着!

第二天吃过晚饭,邻居们见面时,他们似乎都不约而同地说着:“走,散步去!”此时,他们会心一笑,不用问,都知道要去的是圩坝。

声明:本站所有文章,如无特殊说明或标注,均为本站原创发布。任何个人或组织,在未征得本站同意时,禁止复制、盗用、采集、发布本站内容到任何网站、书籍等各类媒体平台。如若本站内容侵犯了原著者的合法权益,可联系我们进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