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家书房的一角,摆放着一台“古老”的机器。远远看去,它就像一张书桌。宽宽的桌面上有个像起重机吊臂一样铁家伙,铁家伙的右后方,还有一个支架,架着两圆盘,圆盘上托着线圈。桌面的下方,悬挂着一个圆柱形的电机,右手边还有两个电源开关。桌子的最下面有一块锈迹斑斑的脚踏板,通电的时候,只要一踩踏板,机器就会“嗒嗒嗒”作响,这个时候就是它的工作状态了。大家猜一猜,这是台什么机器?哈哈,如果让爷爷奶奶们来看,他们保准知道!没错,缝纫机!在我看来,这个家伙笨重,陈旧,造型也不好看。可是,我外婆一直把它当做一个宝贝呢。今天要给大家讲的就是缝纫机的故事!

外婆和缝纫机

外婆年轻的时候在鞋厂工作,她的第一个岗位就是车间的缝纫工。外婆告诉我,那个时候工厂采用计件制,发的是超产奖,就是谁做得多,谁的奖金拿得多。我的外婆是个吃苦耐劳的人,为了多赚奖金,工作起来就是个“拼命三郎”。别人一天用缝纫机做一百件,外婆能做两百件,她每天晚上还把工作带回家做。黑灯瞎火的,外婆就趴在这台缝纫机上,弯着腰,踩着踏板,“嗒嗒嗒,嗒嗒嗒”,把眼睛都差点看坏了。外婆总是说,没有那时候的辛苦赚钱,就没有现在这么幸福舒适的生活。外婆对缝纫机有着特殊的感情,所以这个老机器,就一直跟着她,无论哪次搬家,外婆都舍不得卖掉它,虽然也不值几个钱。

爸爸和缝纫机

爸爸小时候很是调皮,奶奶家里又穷,哪像现在的孩子,有那么多新奇有趣的玩具。奶奶的缝纫机就被爸爸看上了。他趁奶奶不在家的时候,偷偷跑到缝纫机旁,好奇地想看看它是怎么工作的。爸爸按了开关,踩着脚踏,看着针头“嗒嗒嗒”地上下跳动。年幼无知的爸爸太兴奋了,他哪里知道危险就在身边。他把手慢慢靠近针头,想去摸一摸,可是脚下并没有停下。我那可怜的爸爸,被针头从指甲盖扎了进去,都流血了。“爸爸,疼吗?”我捂着嘴,笑着问他。“十指连心呐,你说疼不疼?”爸爸至今记得这感受,每次说起来的时候,都会举起那根受过伤的手指头给我看,那狰狞的表情,让我不敢随意去玩缝纫机。爸爸说:“那时,家里是真的穷,缝纫机给我带来了很多的乐趣,不过记忆最深的还是被扎这件事。现在条件好了,大概没几个孩子认识缝纫机,你们有太多太多自己的玩具了。”

我和缝纫机

在我七八岁的时候,我也像爸爸一样,对缝纫机充满了好奇,每次看着外婆坐在缝纫机前,踩踩踏踏,手里的布转来转去,灵活得就像在抹桌子。一会儿工夫,抹布,毛巾,鞋子,我的睡裤……就从缝纫机上出来了。外婆用缝纫机的时候,我总喜欢坐在她的身边,替她踩踏板,听着针头“嗒嗒嗒”飞快跳动的声音,就像我用钢琴弹奏的胜利曲,心里总是美滋滋的,好像就是我这么能干!记得有一次,我出去跟小朋友们玩,看到他们每个人手里都有沙包,玩得可带劲儿了。可是我没有,只能在一边看着他们玩,心里别提多羡慕了。回家后,我问外婆:“外婆,缝纫机能做沙包吗?”外婆摸着我的头,笑着回答我:“外婆的缝纫机就是机器猫的口袋,里面什么都有。”第二天,当十几个崭新的沙包堆在我的面前时,我真的高兴坏了。摔破的裤子,穿破的衣服,外婆没少用缝纫机给我补过。

对于我这么大的孩子来说,缝纫机真的算是老物件了。妈妈说,缝纫机是70年代结婚的三大件之一,也许再过二、三十年,我家的这台缝纫机就该进博物馆了。外婆总说它是生活的见证,它见证了什么呢?妈妈告诉我:缝纫机见证了社会的发展,国家的强大和家庭的日益小康。我觉得,缝纫机见证的是外婆的勤劳和节俭,见证了幸福是靠双手创造出来的真理。我们的生活越来越美好,可是不管到哪一天,勤劳节俭都是我们的美德,永远不能丢,就像我家的这台缝纫机一样,一代一代往下传!

声明:本站所有文章,如无特殊说明或标注,均为本站原创发布。任何个人或组织,在未征得本站同意时,禁止复制、盗用、采集、发布本站内容到任何网站、书籍等各类媒体平台。如若本站内容侵犯了原著者的合法权益,可联系我们进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