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大街小巷里不顾一切地奔跑着,寻找着,只为见他一面。

——题记

黄昏时分,我穿梭在街道里,夕阳被厚厚的云层摭挡着,很难显现出她的面容。

落叶满地,踏上去吱吱作响,凉爽的风吹拂着我的额头,令我的头发随风飘扬。奔跑的途中,我的心中乱成一团。

来到鱼塘前张望着,鱼儿在水中欢快地游着,时不时跃出水面。溅起一圈圈漂亮的涟渏。假山上的乌龟探出头来,四处眺望,随后又缩入壳中。水面上,淡粉色的莲花在浓密的荷叶中绽开着,散发出淡淡的幽香。

突然,一粒石子落入水中,溅起一朵晶莹剔透的水花,惊得游鱼四处逃窜。我向那边看去,一位孩童与一位稍显年轻的老人嬉戏着,不久后便向那条小巷走去,我迅速追了上去。

“爷爷,你看我走得多快!”“孙子,你走慢点。”话音刚落,那孩子便向前迅速地走去。忽然间,他被一块石头绊了一下。我飞快得伸手扶住他,却发现我只能看的见,但摸不着。

“咚”的一声,孩子跌倒在地,随后哇哇大哭,老人迅速向前跑去,“没事吧我的小孙孙?给你说慢慢走却不听,看看跌倒了吧。”老人边笑边安慰着。“爷爷我腿疼的走不动,你背我吧!”孩子边哭边说着。“好好好,让爷爷背你。”说罢,那孩子便不哭了,欢快地一跃而上。

老人背着孩子,一步一步地走着,仿佛一位刚刚一岁的孩童一样蹒跚学步。这一幕离我是那么得亲近而又是那么得遥不可及。。。。。。

我如同空气一般地走在他们旁边,内心中十分沉重。他们一路上有说有笑,老人讲着脍炙人口的故事,孩子则细细地听着,时不时拍手鼓掌。快到了路口,老人将那孩子放下,孩子如刚飞出牢笼的鸟儿一样,自由自在地蹦蹦跳跳的向家的方向跑去,只留下老人站在原地仔细地观望着。

我站在他身旁,欲言又止,喉咙哽咽着。老人扭过头来,用深邃的眼光看着我。

云渐渐消散,夕阳显露出来,耀眼的阳光照在老人身上,仿佛在他身上镀了一层金边,在阳光的照射下老人又增添十分慈祥。一个个似曾相识的画面从我脑海中一闪而过,我低下头,渐渐抽泣了起来。

“孩子,你来了。”老人对我说道,好似早已知道我的到来,静静的等候着我。

我缓缓地抬起头来看着他,毫无头绪地说道“爷爷,我来迟了,对不起,我还没有来得及好好孝顺你。”

“没关系,毕竟人的生老病死是不可避免的,我也没有想过事情会这么突然,还未来得及跟你告别。”

“你真的不会怪我吗?我那时多么的不懂事,我都曾为想过事情会变成这样……”

“当然不会,因为那时你才八九岁,哪里懂得这么多。”爷爷渐渐笑了起来,发出熟悉的笑声。我也跟着笑了。

“没想到我们还能再次相遇。我还有许多话想问您。”我看着爷爷问道,正当爷爷要回答时,那孩子便叫着“爷爷,该回家吃饭了。”

我扭过头来,那孩子正在向爷爷招手,但仿佛只有爷爷能够看到我。“好好好,爷爷这就来。”爷爷说着,拍拍我的肩膀,“我该走了,问题你就自己领悟吧!孩子,我们有缘再见”他双手背后,朝我身后走去,他头上的几根还未来得及染黑的白发在空中随风飘扬,脸上的皱纹使他显得几丝苍桑。

他与那孩子行走在一起,一支粗糙的大手握着一支稚嫩的小手,身影渐行渐远。我转过身来,想握住爷爷的手,在指尖触碰的那一刹那间,周围的事物瞬间都化为虚无,整个世界变得一片花白。孩子与爷爷化作两团光芒,一团飞向远方,渐渐消失;另一团则散落在我的手心上,渐渐消逝。

我突然醒了,回过神来却发现泪腺早已不受自己的控制,泪水疯狂地在眼眶里打转,泪水从脸颊上滑落,一滴一滴的滴在枕头上,原本洁白的枕头渐渐变成淡灰色。

我重新躺下来,想重新回到那梦中,但一觉醒来便是天亮,随后我才深知,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徒劳的……

我讨厌做梦,他来的是那么的突然,走的又是那么的突然,就如同那年的爷爷一样。。。。。。

那簇光芒渐渐消逝,留下的只有深深的内疚与悔恨……

声明:本站所有文章,如无特殊说明或标注,均为本站原创发布。任何个人或组织,在未征得本站同意时,禁止复制、盗用、采集、发布本站内容到任何网站、书籍等各类媒体平台。如若本站内容侵犯了原著者的合法权益,可联系我们进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