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亥初春,万物皆发,春景美好。看万树新发芽,自觉已成”醉生”,乃作文,叹春意矣。

已是新春了,用接近仲春更准确些,前几个新春,因为年纪太小,不懂得欣赏,只是觉得这美景与其它三个季节不同,除了踏个青,照张相,什么也没留下,用鲁迅先生的语言来说,怕就是”颇感遗憾罢了”。

这个春天来得好快,只觉得过年灌的香肠刚吃完,这天就暖了,叶儿就由青转绿了,迎春花前几日才刚发了花骨朵,这几日全都绽放了,一大片一大片开在河堤边,别提有多美。每天上学都有两条路可以选,我总是挑这花开了、柳绿了的地方走,早晨在星星点点的迎春花前看旭日东升;中午在花海中看藉河大江东去;黄昏在柳芽旁眺望远山,送太阳离去。这是我的幸运之处,这是别的路线上的学生得不到的一一每天看着风景走。

“沾衣欲湿杏花雨”

春天到来,一同而来的是期盼已久的春雨,从几个星期前下了第一场雨后,我发现每场雨后,都会有些变化。这雨下不大,但是如丝一般,一束连着一束,在人的身前、身后调皮地钻来钻去,不一会儿,衣裳就变得湿润,淋点儿雨是无可厚非的,顺便可以品味着伴着雨丝的花香。我可以想象到志南和尚的感受,他一定是坐在山顶的亭子里,一袭bu衣一尘不染,在他的身旁应该都是花瓣吧,至少是花树,一簇一簇的,藏不住的花香被卷在雨里飞去了,在一簇簇花丛中滴落的雨珠落到了老和尚打坐的蒲团边,花香四溢。至少在那一瞬间,志南和尚定是不专心的,他也许笑看不懂事的杏花在雨中游戏,一边用手指拈起白色的花瓣,把那幸运的一片重新放入杨柳风中。

真是“酒不醉人人自醉”,至少,我有这样的感觉。雨点儿中包裹着生机,包裹着希望,包裹着风儿滑过竹林的清香,包裹着水珠儿穿过十里花香的迷香,包裹着松,包裹着柳,包裹着一切……当她们在我身边绽开时,我整个身子都轻微一颤,思想一会落在这美景中,一会儿又跑到”天街小雨润如酥”中去了。一切都是那么美好,风中带着不可捉摸的声响,极远的又是极近的,极宏大的又是极细切的,像春鸟在树梢上啼鸣,像春寒中的冰块解冻,像高山流水中和着的连音,像乐曲下里巴人的激昂高潮。

雨中的声响一个一个被我捕捉,有的来自于雄汉,有的来自于盛唐……千年中春意一直都在。

“读书不觉已春深”

春天是一个适合阅读的季节。阳春三月,鸟语花香,风和日丽,还有哪个季节能比春季更适合阅读呢?在春色盎然的周末,在温暖的阳光下读一篇《长征》,感慨红军翻过的山,走过的路……再看如今花开遍野草长莺飞的南山,我所看到的不也如诗中一般”三军过后尽开颜”。我不曾与长征队伍同行,自然也不知道他们看见了什么,感受的是什么,只觉得这两种情感有异同之处,而我们的心却是”极光视听之余”留连春光之中了。

春日里读山读水,读花读树,一切春景都混合在朱自清的《春》中向我们走来,江南水乡的秀雅春色连绵不断地涌在纸上,我虽身处西北,心却早已飞向江南。那”像牛毛、像花针、像细丝”的春雨,我们也体味到了;而最看好的还是各种花树,它们早早地准备好了迎接春天,在这为期不长的花开时节中,真是如赶趟似的,把一个冬天积蓄的活力全用上了,原来它们整个冬季的沉默,全是为了这几天的欢乐啊!

“夫人之相与,俯仰一世,或取诸怀抱,悟言一室之内,或因寄所托,放浪形骸之外。虽趣舍万殊,静躁不同。”这是王義之《兰亭集序》中我最喜欢的一句,这段的意思是人们生活在一起,很快就度过了一生。有的人喜欢聚集在室内,畅谈抱负;有的人喜欢寄情于喜好的事物,放纵自己,不拘形迹。可以与朋友面对面地交谈,也可以将自己的精神寄情于所寄托的事物,不受任何约束放纵地生活。如果让我选择,我会选择”放浪形骸之外”,我向往的就是自然自在,也许就是”舟行碧波上,人在雨中游”的意境吧,我真想余生都可以自由地不受任何约束地逍遥在春天,可这永远是个梦罢了,春会去,花会谢,人会老。

“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

春意无穷,春亦无穷。”几处早莺争暖树”,是春;我们熟知的”人面不知何处去”也有春。春是美的,春是惬意的,春给了人们太多享受和太多感触。

我看到的柳芽,你看到的江水,难道春只在春天中吗?不,不是,夏天也有春,只不过是更加成熟的春;秋天也有春,秋天的春是令人忘怀的,是严肃的春;冬天的残叶中也有春意,不过要仔细找才能找得到,是枯枝对春的渴望,是冬天后的勃勃生机。

春,给了人希望,是我们永远的公共风景画,我们爱春!且以朱自清先生的《春》结尾作为结束语吧,

春天像刚睡醒的娃娃,从头到脚都是新的,它生长着。

春天像小姑娘,花枝招展的,笑着走着。

春天像健壮的青年,有铁一般的胳膊和腰脚,他领着我们上前去。

声明:本站所有文章,如无特殊说明或标注,均为本站原创发布。任何个人或组织,在未征得本站同意时,禁止复制、盗用、采集、发布本站内容到任何网站、书籍等各类媒体平台。如若本站内容侵犯了原著者的合法权益,可联系我们进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