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生命很长,我经历过千万年的历史变革,不尽次的沧海桑田。但我的一生很短,短到甚至比不过聂佛梅瓦基的蠕虫。。。。。。

我是活在日新月异的新时代的,我每日都憧憬着我的未来,珍惜我的当下,以及,对过去后悔。

“嗨早啊,王耀。帮我买个咖啡?”同事总是让我帮他们带东西。好吧好吧,当是在锻炼自己。“王耀,这份报告今晚之前给我交上来。”好吧,好吧,这是上司,上司命令大过于天。“王耀你的辞退合约,以及法务账单。”“王耀。。。。。。”“王耀”。。。。。。好似每日都是这样,重复着这在幽暗狭窄的暗格子里受着有毒难为气体侵蚀的日子,痛苦不堪,难以呼吸。每日都发生不同的事,或唱喜,或鸣悲,我在这些经历中沉沉浮浮。但即使这样又能如何呢?这难以让人接受的毕竟只是过去,我会当每一个新的太阳升起之时告诉自己,今日努力多做一些事吧;也会在每日最后一个月亮落下之时在优沃月壤之下种下同样的种子,前程似景,不要放弃,未来在这些崎岖之后会是无限的光明坦途。

然后,我死了。

死在了一个带着朝露的晨曦,丁达尔带着金光穿过了露珠,带来了时光的叹息:“你有时同些道友与地球,月亮,太阳以及一众星斗绕着至高无上的天主转了二百六十七圈。而今才开始低声呼唤着未来的美名,你是否知晓旁人的呼唤就像山洞传出大海的回声:山洞与大海同在,却不知大海的实质;山洞唱着大海的潮汐之歌,自己也不明白意义为何。但回声却是被你越传越响亮,歌声被你愈唱愈波涛。”我行走在缥缈的虚空之中,脑子里总是思潮翻滚、悬念云集、追忆连翩,往日闪过的列队在我的面前停下脚步,让我仔细观看已过去的夜下的种种幻影,然后又像风扫天边乌云那样被驱散,就像遥远空谷之中孱流的低泣那样,消失在虚空的各个角落。我从虚空中打捞那些过往,不过是水中捞月,终归只在指尖勾起圈圈涟漪又向四周躲去。我想这就是生与死吧,它们是一体的,像江河与大海是一体的一样。

我的心里想着春天,就像藏在月壤的种子所做的梦。我相信梦,梦中隐藏着永生之门。

正是在这死亡中,我获得了新生。我开始探寻我的未来,日复一日的在这里行走着,不停地尝试每一次我可以抓住的时光给我的光影。我努力又努力,失败又失败,尝试再尝试,不停的寻找光影,不停的拼命突破。不惧艰难,不惧失败,哪怕双手被这虚空的刃气刺的血淋淋,哪怕这浑身都伤痕累累无力前行,哪怕这周围浮华光影贴近我的眼前,再哪怕一些以虚假的名头道德绑架我的盟友圈固我,我也不会如那荒废的前世迷茫。这是我自己选的要走过的经历,我将会在这虚空中迎接我的挑战。我前世所想的未来是富裕但仁爱的慈善家,我便抓住任何有用的光影去学习经济学,去抓住机会,去给自己创造机会;我想创立自己的公司可以有一个稳定的收入来源,我便在虚空中抓住特殊的机会去实现它,我会去找寻伙伴,会尽己所能去帮助伙伴,帮助需要帮助的人,让伙伴可以同我一起去往这个经历的终点。我这一生都没有停下,都不敢停下,我所明白的是:我这一生太短了,短到我一直在为一个经历过活,就像一条蠕虫,所有的所有都集中在这小小的一节,一眼就可以看清轮廓;我那一生又太弱小,像只蠕虫——小小一只,做什么都要担心着自己生命的安危。但这生又充实而不零碎,它充满了一切人生所需要的东西——时间,梦想的经历,努力而不放弃的毅力,敢于直面失败的心灵,还有逐梦经历中的一众伙伴,像是蠕虫短小的身体但却有着它活下去的五脏六腑与身体肌理和不散的种族围绕。

我坐在公司顶楼的办公室里,看着我自己拼搏出来的高楼大厦,看着我自己名义架起的做做高桥,看着月壤中长出来的已经成熟的作物随着月亮落下,注视着这新生的东方的太阳升起。我慢慢瞌上眼睛,一个声音从我心底传来:这一生太短,哪受得住那些无意义的琐事经历去浪费挥霍,还是要早日获得新生,为一个梦想经历不懈奋斗。心中构起了美好的蓝图,自己便去拼命,可高楼大厦是小树苗,只需要一位护林者去栽种便能茁壮成长出来的吗?当然不。我这个梦想太大,经历太远,路上荆棘太多,所以我需要与我同行的,不畏无名誉和雷电风雨与的同志。有的一生无名,但我们共同前行,我们在虚空中相遇,因为相同的目标同行。我们都是重获新生的人,一生只为了那一个目标努力。正是哪一个目标让我们不停的超越自我,不断地改革创新,自觉的精益求精,这是一种执着追求的精神,发出想成就共同大业的呐喊。

月壤中长出的作物生生不息,原初自己那小小的历程已被自己扩写。一群人,行走在虚空之中,刺眼的白炽光从他们面前打来,让他们的身影被包围剩下一片伟岸的背影。他们心中都怀着一个伟大的梦想,这个梦虽只提出了短短十年,但早有无数的不同阶段的的人穷尽一生,从先前的人手中接过接力棒去抵达岸边。自我踏入虚空已有一百一十年,我所经历的不过只有一件事,不过是所有人都耗尽一生去拼搏的一件事——我脚下这片土地的觉醒和腾飞。这个事业太长,历程太艰,只有这敢于创新,敢于拼搏,敢为人先的精神,只有这专心无畏执着追求的品质,才能在一群精益求精的人的身上发挥作用,成就那伟大的梦想。未来的坦途中,东方闪耀的阳光照在了月壤的作物上,它们愈长愈盛。

版权作品,未经《》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声明:本站所有文章,如无特殊说明或标注,均为本站原创发布。任何个人或组织,在未征得本站同意时,禁止复制、盗用、采集、发布本站内容到任何网站、书籍等各类媒体平台。如若本站内容侵犯了原著者的合法权益,可联系我们进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