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坐在窗边,看远处地平线上的夕阳。

夕阳里,零星的一两个人,裹着厚厚的衣服,远远走过。他们的脸被口罩遮的严严实实,隐约地只能看到两条似线一般的眼睛。

“滴——”大门边冒出体温计的声音,又安静了。

天边,还残留着一缕晚霞。

暮色渐浓,轻轻将我抱在怀里。电视上疫情的新闻焦急地讲述着、街上的人们逐渐零星的身影、手机上“新年快乐”的祝福……在我心头,一闪而过。

一切感觉如此遥远,却又近在身边。

我渴望着做点什么。不一定是为了荧幕上一位位身着防护服的逆行者,或许还可以是正在大家身边,守护着我们的执勤者们……

“汪汪汪!”我们家的吉祥物似乎也响应着我的想法,我和它不约而同的相视一眼。我拿起一个包裹,大声地对它喊道:

“走!”

牵着狗的我在楼下漫步。阳光照在大片大片的草地上,清新而美丽。柔软的绿草浅浅地蔓延在石头边、小路上,星星点点的白雪,洒落在其中,被罩上了一层清新、柔和的光。

远在疫区奋斗的人们,能看到这番美好的景象吗?

走着走着,门口一顶大红色的帐篷,在绿叶灰路的映衬下格外瞩目——那里就是执勤者们的营帐。我小心翼翼地走过去,他们正忙碌地为过往的人们测体温,然后在纸上刷刷刷地记下,呼出的白气似乎是他们唯一的取暖器。一人往手中哈了一口气,搓搓手,再搓搓肩膀,却不见他停下工作。

我等到最后一辆车离开,探着脑袋勘察着帐篷——只有一张桌子,纸笔和两三个温度计。这时一个人看到了我,他朝我走来,拿出温度计测了测我的体温。

这一举动我着实没有想到,我本以为他只是来问我有何贵干。他先是看了看温度计,然后他才问我:“姑娘,有什么事吗?”

我脸上立马绽放出笑容,便拿出藏在身后的沉甸甸的包裹。

“喏!这是暖宝宝!”

那人顿了一下,很是吃惊。

“快拿着吧,你们这么辛苦!这天气也转凉了,不暖和点,怎么行呢!”

他神情凛然:

“天冷怕什么啊,现在国家需要我们……小姑娘,这礼呀,我就不收了。这,都是我应该做的。”

“哦,国家需要我们……”我一边默念,一边绕了个弯,悄悄地将暖宝宝放在了帐篷里。

我耳边仍久久萦绕着那句话,一瞬间热泪喷涌而出,如干涸的井中重新冒出的井水一般,那么美好、那么温暖。我蓦然想起某时看到的一句诗:

“青山一道同云雨。”

是啊!“只要每个人有一份热,发一份光,虽就如星光一般不起眼,但也可以在黑暗里发光而不必等待火炬。”中国人本来就都是英雄,中国本来就是一个很英雄的国家!

“新年的钟声响彻九州,疾病与灾难都会成为岁月的尘埃。总会有一天,这里没有歇斯底里的哭喊声,没有绝望与黑暗,春风会吹开这里的每一瓣花,一树又一树尽连成蔽日的云朵。”

而这里,疾病肆虐过的冰冷土地,是即将破土而出的春天。

声明:本站所有文章,如无特殊说明或标注,均为本站原创发布。任何个人或组织,在未征得本站同意时,禁止复制、盗用、采集、发布本站内容到任何网站、书籍等各类媒体平台。如若本站内容侵犯了原著者的合法权益,可联系我们进行处理。